2021跨国成团,无外国人不选秀?

2021年男团选秀《青春有你3》和《创造营2021》已陆续有选手物料释出,如果说有什么明显的新变化,就是这届选秀的外国人含量创新高。说好的“逆全球化”呢?娱乐圈看来要做全球化的吹鼓手。

泰国选手参选是《创》系列的传统艺能,这届也不例外。虽然目前《创2021》选手公式照还未放出,但从上岛资料看,共有日美俄乌泰五国共23名选手,绝对是含外国人最多的一届。

比起隔壁鹅厂的激进,《青你3》的外国选手数量与往届大约持平。唯二外国选手,桥本裕太来自日本,曾在《少年之名》中担任导师的刘隽则是马来西亚华裔。

优爱腾缠缠绵绵,优酷还未启动的《亚洲超星团》也打出遴选国际男团的口号,在中日泰越南多国招募选手,想必播出时国际友人也少不了。

另外日版101第二季开播,中国选手引起不少天朝秀粉关注;韩国Mnet电视台最近发布预告,将重启女团选秀,节目暂定名《Girls Planet 999》。目标是从中日韩三国参赛者中,选出一支国际化女团。

中日韩三国选秀纷纷走上国际化路线,看起来跨国成团会是未来偶像产业的大趋势。眼下东亚三国民间多种情绪涌动,如果跨国偶像能让彼此达成谅解、促进沟通,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无外国人不选秀?

2016年《Produce101》播出,为韩国市场贡献超人气限定女团i.O.i的同时,也催化中日两国同类节目诞生。限定团选秀成为练习生们一夜成名最好的平台,外国选手在这类节目中的占比也越来越高。

因中日韩娱乐产业发展进度条不同,外国选手出现在三国选秀中的原因也各不相同。作为亚洲娱乐风向标,韩国偶像团体竞争激烈,练习生各个能说出一段辛酸往事。但也因为韩国对练习生的培训已经形成工业化体系,对于亚洲的偶像追梦人,想做偶像首选就是去韩国接受练习生培训。

且这几年韩流影响力已不局限于亚洲,东欧等国同样深受韩流影响,韩国甚至专门制作过讲述外国人在韩逐梦演艺圈的综艺。这也使得韩国的大小经纪公司中,拥有数量庞大的海外练习生。送适龄练习生参加选秀,对经纪公司也是常规操作了。

2019年日本推出日版101,韩国选手前往日本选秀,则免不了有“降维打击”的心理。在JP101后采环节,几名韩国选手都曾透露,自己在韩国虽然接受过多年成体系训练,且唱跳能力过硬,但在韩国本土竞争激烈,难有出头机会。转战日本选秀,因为日本选手业务能力相对较弱,自己更有出道优势。

可惜这几名选手虽然业务能力过硬,镜头分量也足够,但受到韩版101造假等多方面因素影响,最终几人相继退赛。

但话说回来,日娱圈自娱自乐得厉害,即使成团出道估计最终也是回归素人。说来说去,来天朝选秀,才是外国选手们的最佳选择,这就跟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国是一个道理。中国市场盘子大,机会多,即使出道无望,但只要节目在播期间没有遭遇一剪没、一轮游,总会有其他工作找上门,最次也能搞个直播。

《青你2》的马来西亚选手蔡卓宜,赛前曾是成团热门选手。随着节目播出,群众逐渐发现蔡姐虽然人美笑甜性格好,但无奈歌舞双废业务能力堪忧。可是没关系,凭借节目期间积蓄的人气,这不蔡姐最近又上了芒果台的离婚相亲综艺《怦然再心动》嘛。

而从节目方的角度看,海外选手意味着会有海外观众关注节目。当年《Produce101》播出时,不少国内博主搬运相关消息,做字幕,一大原因就是有中国选手参赛。

去年《青你2》成爆款,除了与疫情期间群众宅在家中无事做,只能追综打发时间有关,也与外国选手及导师的出演有关。外国选手的存在,也会刺激海外观众出于“国家荣誉”“自家孩子自家疼”等心理隔空投票。

但因限定团活动地区、语言等问题,此前外国选手在节目中多是充当引流海外观众的工具人角色,出道位有限。但从今年选秀综艺打出的口号及海外选手占比来看,外国选手或将摆脱引流命运,拿下更多出道席位。

本土成员是最佳敲门砖?

跨国选秀成团成为大势所趋,背后当然有显而易见的好处。除了外国选手能够吸引海外市场关注节目,外国成员的存在,也能有效降低偶像团体进入别国的门槛。

这一点在“韩流攻日”往事中有最直接的体现。日本娱乐业在90年代一度领军亚洲,作为后起之秀的韩流轻易攻占了当时偶像业刚起步的中国,却对日本市场束手无策。

最先突击日本市场的,还是李秀满老师。SES是90年代在日本人气最高的韩国女子组合,除了曲风、造型方面更符合日本人民审美以外,也与成员shoo出生于日本神奈川县,在日娱发展不存在交流障碍有关。

但这种成功仅仅是相对而言,潜心在日本发展半年的SES成绩并不如预期,还是转回韩国活动,辅以发行日文歌稳住日饭群体。

真正在日本活动获得成功的韩流第一人,是SM一姐BoA。当年秀满老师颇有些不成功便成仁的意思,把一姐扔在日本重新开始,BoA如同新人一样在日本跑场子上综艺,也凭借努力得到日本市场认可。

后续韩国又出现了东方神起、Kara等攻日成功组合,这些组合能够获得日本市场欢心,无非是曲风符合日音审美,且成员日语流利。但对于经纪公司而言,这种攻日方法前期投入较大,成员需在日常行程之余学习他国语言,而且不是所有人都有短期速成的语言天赋。

比起韩国人学外语,不如在团内直接加入外国成员。Twice与Izone,因为有日本成员的存在,攻日速度及成绩显然要比其他相同起跑线的团体轻松不少。

韩团在我国影响力的大幅提升,也与跨国成团有关。追星女孩都逃不过的天团EXO,拥有4个中国成员,中国line成功将EXO的影响力从普通韩流粉丝进一步扩大。

跨国成团对于内娱同样重要。与韩国娱乐业发展成熟不同,内娱的偶像产业还在摸索中成长。呼唤了多年的打歌舞台到目前还没形成如隔壁韩国“三大台”那样的权威平台,偶像成团出道没舞台,只能相约片场见。跨国组合,也意味着更多在海外表演及发展的机会,且有海外成员在,不会存在沟通障碍等问题。

但随着各国偶像产业都加速发展,光是有外国成员也不一定就能吸引海外市场关注。SM公司去年底推出的新团Aespa,虽有中国成员出道并担任主唱,最终反响平平。

还是选秀节目,靠着综艺特有的故事线、冲突线以及剪辑手法,能够充分调动观众兴趣,为限定团积累足够的人气及关注。这也是为何中日韩三国都在搞跨国选秀,而不是直接跨国成团。

别小看偶像的“文化输出”

粉墨与BTS在欧美市场的接连成功,证明那里对于亚洲偶像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了两大韩团在前开疆扩土,不少韩国娱乐公司蠢蠢欲动,试图在欧美市场掀起韩流浪潮。

但也有欧美娱乐从业人员指出,目前韩流在欧美市场只是“虚火”。对于发达国家而言,BTS≠韩流,粉墨与BTS受追捧不代表着韩团被全盘接受,韩流从整体来看仍属小众流行。但必须承认的是,在中东、中欧、东欧乃至拉美地区,韩流是绝对的主流流行文化,而且被年轻一代极力追捧。

以色列媒体与BBC甚至竞相报道过,因为对韩流共同的热爱,K-pop有望为巴以两国带来和平的希望。巴以两国年轻人均对韩流情有独钟,共同爱好在因冲突而分裂的两国之间自然而然地营造出了共鸣与和解的气氛。

年轻人的审美偏好代表一个国家或地区未来主流文化的走向,这一批在韩流浸润下长大的海外青年,可能会成为韩国对外宣传的自来水,也可能会因为韩流影响而涌向韩国,为韩国带来旅游客流乃至海外人才。

从韩国当地报道来看,不少海外练习生并非孤身一人前往韩国追梦,而是拖家带口一起在韩国定居。这些随着子女移居到韩国的父母们,同样为韩国创造了经济价值。

从YouTube上的不同类视频观看及留言情况也不难发现,东亚三国虽然都在做文化输出类产品,但是纪录片、高雅艺术具备一定理解门槛。影视剧倒是老少咸宜,又有时长问题,不利于碎片时间观看。反倒是韩团偶像们的舞台表演,最长不过3~5分钟,动作整齐划一,舞台效果拉满,语言固然不通,但大多数韩团歌曲在作词方面也算不上考究,无非是痴男怨女那点事,给观众看得就是舞台效果。

由此可见,要搞文化输出,咱们还是得先从流行文化入手,毕竟要追求“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嘛,我朝也要尽早将跨国团提上日程了。

比起日韩两国,内娱做团虽然起步较晚,但因为市场大盘子大,对于海外练习生其实更有吸引力。这几年韩国竞争太过激烈,日本自娱自乐没大发展,不少海外练习生选择转战中国市场,就算没机会成团出道,也有其他恰饭可能。

跨国成团不免要面对来自不同公司、国别成员的运营及经纪约所属问题。但韩国已有跨国成团先例,produce模式开启的“割裂式合约+限定成团期”已经蹚出一条行之有效的成团路,国别并不是阻碍跨国团的障碍。

从不同国家与地区协同发展的角度来看,跨国成团不仅有利于娱乐公司、品牌主们的跨国合作,带来携手赚钱这个最实际的好处,也有利于弥合不同国家之间存在的文化差异带来的矛盾。毕竟,成团了就是一家人嘛。

发布于 23次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