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猫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自卑

我的两个来访者分别向我讲述了他们养的宠物的故事,加之我也在观察我家小猫的状态,故而有了这篇内容。

以前我并不确信,只是发现当我的来访者提起她家的三只猫的时候,我可以很清晰的看见,母猫的性格对应家庭中的妈妈,公猫对应爸爸,小猫对应我的来访者,一开始我以为那只是巧合。

随着越来越多的来访者报告他们周遭发生的点点滴滴,如今我越来越相信,当一个生命进入家庭时,不管是小猫小狗小兔子,甚至植物,他们都是可以感应到家庭成员的状态,并且表现出活力或者病态的,那么更何况是高级生物的人类孩子呢?

所以心理学界有一句话,来看病的孩子反应的是家庭的症状,这是真的。

一、别人家的猫

来访者A收养了两只猫,她说猫和她不亲,不让她抱,但是有时候猫又会自己主动蹭到她身边,人走到哪里猫就跟到哪里。有一只猫在体检的时候查出寄生虫,推测这是收养前就有的,但来访依然有些难受。她会不自觉得比较网上各种帖子上描述的“别人家的猫”,十分在意自己的猫是不是毛色是不是够亮,是不是和自己亲密。

理智上,我的来访者知道,自己对猫的期待,实际上是因为对自己不够满意,所以希望通过养育两只出色的猫,来获得仿佛自己很出色的替代性的满足。她一边意识到这一点,一边又控制不住的会这样去比较,看起来有一些自责。

我说:“也许猫是老天爷给你的礼物,看到你自己要装不下对自己的不满和焦虑,拜托猫来帮你分担一些,所以它们承担了一部分你外化的焦虑。你看见自己不容易,但是你可以看见猫。你面对自己的不完美不那么容易,但是你可以相对轻松一点的面对猫的不完美。”

她立刻接话说:“是的。我以前也养过猫,以前猫半夜里闹腾,我感到非常得烦躁,无法睡觉,我把它关在阳台里。现在我的猫依然半夜里闹腾,但是我只要确保它们不会从窗口掉下去,我知道它们是安全的,我就不管了。其实它们闹一会就不闹了,我睡我的。”

我的来访者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给了猫空间,她接受了猫就是要闹一闹的现象。猫的烦躁或许也是来访者情绪的外化,但是猫的烦躁被接受之后,它得到空间消化了平复了自己,来访者又回收了猫平静的情绪,可以安睡了。

我看到一些微妙的变化正在发生,来访者从很长一段时间内不敢养猫,怕负不起责任,到可以养猫,她对于自己不能做完美的抚养者开始可以接受了。她依然有对亲密感的渴望,也许这种渴望太强烈“吓退”了猫,但是猫没有离开,猫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来访者,如何保持界限。

我猜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在安全边界的前提下,会慢慢更加靠近吧。

二、“如果我的狗有什么事,那我也跟着去了”

来访者B养的狗半夜里吐了,但第二天还是活蹦乱跳的看起来并无异样。来访者非常担心,到处咨询请教怎么办,却被资深养狗人士教育没照顾好狗,让她难受到崩溃,“万一狗有什么事,我也跟着去了”。

她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半夜里吐在床上,非常惊恐,不敢告诉妈妈,结果妈妈知道后大骂,”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要我半夜起来洗被子……” 那样一个“坏妈妈”好像“有毒”,来访者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家没有办法吃下饭,总是要被逼着吃下去,但是在学校可以吃得好。我猜想,也许不吃,以及被逼着吃下去的饭,的确是无法消化的,所以要吐出来吧。这是孩子本能的对自己的保护。

来访者汇报了在狗狗吐的前几天的生活状况,工作、情感都有很多不顺,自己本来就已经心情很糟糕,每天遛狗都觉得非常累,累的时候也会嫌狗狗麻烦,没力气遛远,又强撑着遛,又自责自己对狗狗照顾不够好。

她也说过,就是在养狗之后,她开始从一个养育者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妈妈,她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行为和妈妈如出一辙,又害怕又自责自己真的会和妈妈一样。也许狗狗真的感应到了主人的疲惫,委屈,自责等等各种矛盾的心理,主人自己无法消化这些情绪,主人的情绪通过食物传递给了狗狗,它也没有能力消化,也没有能力说出来,只好先吐出来。

虽然我们无法直接得知来访者的妈妈当时究竟是有什么感受,但这个讨论的过程也许可以给来访者一个不一样的视角。当来访者自己喊出“狗狗有事,我也去了”的时候,我想那一刻她的内心是崩溃到近乎绝望的。也许我们也可以推测,妈妈极端的埋怨“孩子让我半夜洗被子”的背后,也有一些极端的无力和绝望,让她在那一刻失控崩溃了。

三、铲过猫屎的人生完整了

我家来了一只小奶猫,一个小妹妹。我没有报名今年的“婴儿观察”,总算也靠“奶猫观察“弥补了一下缺憾。小奶猫抱回来的时候大约两周,还处于每个两三小时要喂奶的状态,这感觉简直就是在照顾我家”二胎“了,虽然半夜起来喂奶把屎把尿辛苦得很,但是也很享受与它相处的时光。

刚开始走路都走不稳的小家伙,三周以后开始可以奔来跑去,还能翻纸箱爬床,行动能力增强之后,圈地能力也暴增。隔一会就要盯一下,带它去猫砂盆里蹲一蹲,否则一不留神,某个角落就有异味出来,一检查,一滩屎或者一泡尿在那里恭候你。我妈说,长大了要打了。我说为什么要打?我妈说要教它习惯啊,学习上厕所,要打的。

我头疼该怎么给它建立规则,不打就不能立规矩了?

我们没有打过这名“二宝”,它起先的确会拉在外面,因为猫砂盆太高爬不进去,以及路线不熟悉(饭盆都找不到何况屎盆)等等原因,我们痛苦了几天。它因此有两次拉在床上,大宝都睡在猫屎上了,这种惊悚的体验我们都经历了,又好气又好笑。因为大宝爱二宝爱得不得了,不肯分房睡,我们也没有强分。

我们一家三口轮流铲屎,小猫吃坏肚子拉稀在地板上,那铲屎的滋味真是销魂。大宝一开始企图推脱耍赖不管,我们忍住,绝对不替她代劳。后来她终于自己去收拾了,戴好喷了花露水的口罩,屏住呼吸,英勇奔赴战场,哦不,是床底……有了这次经历之后,我们不用再劝,大宝自动和二宝分房了,二宝的窝挪到客厅猫砂盆旁边,后来我们也发现,二宝竟然可以夜里自己起来上厕所了,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

这个过程很顺利,它长大了,自己就会了。我回想起宠物店的人说过,关于上厕所,不用教,猫砂盆放在那里,它自己就会的。长大好像就在一念之间,突然它就会了。其实我们忍受痛苦也就几天而已。

二宝还成功帮助我和青春期的大宝分离。以往我们回家,第一件事情往往问大宝,你作业做了多少啦?大宝不甚其烦。我虽然知道,我虽然很克制不管学习了,但奈何一个中年老母亲的焦虑依然不是想克制就能随时克制住的。现在回家开口第一句话换成了,“小东西呢?“,然后和它耍一耍逗一逗,我不再去问大宝了。

我也发现,她做作业的效率在提高,她也并没有偷懒打游戏,她可能会开个小差吃个零食听个音乐,但一会就都好了,我想作业大概轻松不需要她百分之百专注也能完成吧,不干涉,等她自我的规则慢慢建立。

在她的规则建立好之前,她也会有一些类似小猫那样的“乱来“和”尝试”,我知道那些看起来没有那么完美,也许在长辈们眼里,一些行为夸张过分,没有其他孩子那么好,那么讨人喜欢,但我想她自己本来就知道这些,早已无需我多说。她知道道理,但她还是要背道而驰,必然有她的原因,试着尊重和等待看看吧。

我妈说的小猫要打的,就如同很多家长担心的,孩子不管不行的,是家长自己的担心吧,很怕失控,很怕不够好,很怕好得不够快,所以拔苗助长,弄巧成拙。生命天生就会积极向上,每个生命的目标都是要活下去,从病毒细菌到人类,为了活下去会自发努力,这是本能。我们提供滋养生命的土壤、阳光和水分就行,至于怎么长,节奏由Ta自己把握,更自然健康。

我的咨询室里还有很多宠物主子们的故事,我基本上能摸出规律,来访者好的时候,小主子们也好,来访者紧张焦虑的时候,主子们也神经兮兮暴躁易激惹。这个真的很灵。

它们是上帝派来的使者,是来拯救人类,替人分忧解难的吧。

发布于 25次阅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